FIFA施压博卡尽快出赛 特维斯:两队友进医院多人呕吐

博卡两名球员眼部受伤

特维斯对外透露:“有两名队友直接进了医院……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比赛

当地媒体对冲突事件进行报道

普约尔强烈谴责闹事的极端球迷

  本赛季解放者杯,博卡与河床这对老冤家在决赛中相遇。双方在首回合(博卡主场)打成了2∶2,但比比赛内容更激烈的是场外对抗。因为河床球迷的“小动作”,博卡方面一度“拒绝”出赛次回合。此事甚至惊动了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因凡蒂诺明确表态,如果博卡不能按要求出赛,那么国际足联将取消博卡的参赛资格,不仅冠军奖杯要颁发给河床,博卡以后的参赛权都要受到影响。

  在博卡与河床恒久对立的背景下,国际足联的“斡旋”就能让博卡妥协吗?或许,真正能让博卡妥协的并非国际足联,而是绝不认输的敌对情绪。

  大巴遭河床球迷伏击

  博卡球员未进赛场就受伤

  北京时间11月1日上午,在南美解放者杯半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中,博卡客场2∶2战平了帕尔梅拉斯,从而以总比分4∶2晋级决赛。

  博卡的晋级让南美足联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解放者杯决赛将看到最顶尖的对抗;紧张的是,对阵双方互相敌对了80多年,安保压力必然空前巨大。因为,等待着博卡的是他们的同城死敌河床。在此前一天的比赛中,河床客场2∶1击败了格雷米奥,在总比分2∶2的基础上,河床凭借客场进球多的优势晋级决赛。

  河床VS博卡,这是足坛最火爆的同城大战,而且没有“之一”。不过,这还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第一次出现在解放者杯决赛中。为避免双方球迷发生冲突,比赛双方都直接否决了发售客队球票的提议。11月12日,决赛首回合比赛中,可容纳5万人的糖果盒球场(博卡主场)没有一位河床球迷到场。据阿根廷《独立报》报道,“5万名观众自始至终大声呼喊,记者席的电脑屏幕因此摇摇晃晃。”

  首回合,博卡与河床打成了2∶2。因为国家队比赛日,解放者杯次回合被安排在北京时间11月25日进行。次回合来到纪念碑球场(河床主场),早已按捺不住情绪的河床球迷在场外蓄势待发。当博卡的大巴驶过,有极端球迷投掷石块,大巴玻璃窗被石块多处砸坏。其中,博卡队长巴勃罗·佩雷斯和替补队员冈萨洛·拉马尔多的头部都在“伏击”中受伤。

  首回合之前,博卡球迷并没有如此恶意地对待河床球员,博卡俱乐部工作人员因此非常愤慨地说:“我们只是来这里踢球的,并不是要来这里打仗的。”

  据悉,阿根廷警方在事后逮捕了56名闹事的极端球迷,56人中,有10人是因为“参与暴力”,有40人是因为“教唆暴力”,其余6人则是因为“对抗警方”。这些极端球迷才是这次事件的“元凶”。

  业内人士为此而羞耻

  FIFA要求双方如约出赛

  除了巴勃罗·佩雷斯和冈萨洛·拉马尔多受了外伤之外,博卡还有多名队员出现了头晕、恶心的症状。一开始,博卡方面认为,河床球迷除了投掷石块之外,还投掷了“毒气瓶”之类的东西,后来则被证实,是警察为驱散极端球迷使用了催泪瓦斯,而催泪瓦斯也飘进了博卡的大巴车里。

  博卡前锋特维斯是“中招球员”之一,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喉咙有非常明显的灼痛感,他说:“有两名队友直接进了医院,好几个人都吐了,我也是,而且全部队友都在不停地打喷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比赛。”

  消息传出来后立即在世界足坛引发了强烈反响。西班牙前队长普约尔强烈谴责闹事的极端球迷,他说:“耻辱,足球不是你们这样的!”博卡传奇球星里克尔梅甚至认为,倘若在这样的环境下比赛,那还不如不踢了,里克尔梅说:“我们只能庆幸没有博卡球员受重伤,和受没受伤这件事相比,比赛结果和过程都不重要了。”“战神”巴蒂斯图塔说:“这本应是我们展示自己的机会,现在却成了丢人现眼。”

  有媒体报道就分析:“攻击博卡大巴等暴力事件,责任不在河床俱乐部,不在警方,而在有组织而狂热的极端球迷。如果像有些人所建议的那样,对河床俱乐部进行处罚,关闭纪念碑球场,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关门举行,不让球迷进入,或改到中立球场举行,并没有惩罚到真正捣乱的人,而是使河床俱乐部和无辜的其他球迷受到牵连。”

  南美足联曾希望比赛如期进行,但意识到博卡队员实在无法应付比赛后。南美足联最终决定延期一天比赛。事实上,博卡方面试图上诉得到更公平的裁决。不料,事情传到国际足联之后,国际足联却给出了一个让博卡方面很难接受的回答——要么按照安排延期一天比赛,要么干脆就弃权吧。据悉,这个回答也是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的态度。因为转播商等不可抗力因素,国际足联和南美足联只好委曲求全。

  链接

  球迷的对立, 其实是阶层的对立

  国际足坛的同城德比不胜枚举,比如伦敦德比(阿森纳VS切尔西)、曼彻斯特德比(曼联VS曼城)、罗马德比(罗马VS拉齐奥)、米兰德比(米兰VS国际)、马德里德比(皇马VS拉齐奥)……不过,论火爆程度,这些德比都远逊于博卡青年与河床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阿根廷首都,也有“南美巴黎”的美誉。在足球领域,布市则因为拥有两大顶级豪强而闻名于世,1901年建队的河床与1905年建队的博卡青年。

  博卡与河床的对立源自阶层的矛盾。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博卡青年位于工人为主的博卡区,而河床则位于富人居多的鲁涅兹地区。早期,两队都是工人球队,河床在工人为主的港口地区,博卡在另一个工人街区博卡区。在阿根廷联赛职业化之后,河床选择到富人居多的鲁涅兹地区发展。河床的此举立即激怒了原来的支持者,他们把河床视作背叛者,而留守的博卡青年就成为了工人的代表。

  从此,博卡和河床变得势不两立。代表着平民的黄蓝色和代表着中产的红白色,成为了阿根廷足球蓝图里不可调和的色彩。

  此次解放者杯决赛前,阿根廷国脚中锋伊卡尔迪的妻子旺达在个人社交网络上晒出了两张照片,一张图身穿博卡球衣,一张图身穿河床球衣,她试图用这种方式表达阿根廷足球文化的强大。然而,此举立即招致了双方球迷的攻击,两队死忠都认为河床与博卡势不两立,旺达这种“墙头草”式的行为不可原谅。

分享到: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