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幼儿园禁止上市 红黄蓝开盘大跌超50%

政策正在重塑野蛮生长的民办幼儿园格局,民间资本将如何在政策带来的变动下,更好的促进教育发展成为关注的焦点。

11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就学前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提出改进要求。其中,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上市,随后在美上市公司红黄蓝教育(RYB)开盘股价大跌超50%。

政策冲击

《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到2020年,基本形成以本专科为主体的幼儿园教师培养体系,本专科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规模达到20万人以上;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意见》对于民办园提出了详细的要求,要遏制过度逐利行为,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已违规的,由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清理整治,清理整治完成前不得进行增资扩股;参与并购、加盟、连锁经营的营利性幼儿园,应将与相关利益企业签订的协议报县级以上教育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布;当地教育部门应对相关利益企业和幼儿园的资质、办园方向、课程资源、数量规模及管理能力等进行严格审核,实施加盟、连锁行为的营利性幼儿园原则上应取得省级示范园资质。

值得关注的是,《意见》指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在美上市的红黄蓝股票受政策影响,开盘大跌50%。

对于上述《意见》可能造成影响,联帮在线教育创始人李白在接受《华夏时报》本报记者表示:“对前段时间PE、VC收购幼儿园的资本会有很大冲击,民办幼儿园行业短期阵痛剧烈,长期来看会走向利好,回归教育本质是国家的方向。”

此外,《意见》要求各地要将无证园全部纳入监管范围,加大整改扶持力度,通过整改扶持规范一批无证园,达到基本标准的,颁发办园许可证。整改后仍达不到安全卫生等办园基本要求的,地方政府要坚决予以取缔,并妥善分流和安置幼儿。2020年年底前,各地要稳妥完成无证园治理工作。

对此,李白表示:“去泡沫,回归教育质量,才能让真正提供优质教育产品服务的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做好的幼儿教育要回归到好课程、好老师身上。”

红黄蓝遭暴击

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上市,在美上市公司红黄蓝教育(RYB)开盘股价大跌50%。

而红黄蓝教育的“黑历史”令人难忘。在1年前的2017年11月23日,北京市朝阳区红黄蓝北京新天地幼儿园(下称朝阳区新天地分院)被指疑似虐童;11月24日,红黄蓝发布疑似虐童的公告称:“目前我们已配合警方提供了相关监控资料及设备,涉事老师暂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而在早两个月前的美国当地时间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教育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称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品牌,也不乏证券研报因看好我国幼教行业红利期,预测红黄蓝教育未来2-3年有望迎来业绩高增长而给予“买入”评级。

虐童事件爆发次日,红黄蓝教育股价破发,跌至16.45美元/股,今年6月开始,红黄蓝教育股价开始反弹,截至目前红黄蓝教育股价回涨至20.57美元/股,涨幅已达25%。而红黄蓝教育的前十大股东也早已换血。

红黄蓝事件发生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前的学前教育的问题是存在大量的学前教育资源短缺,那要解决这个短缺的问题,政府部门必须加大投入,保证3岁到6岁幼儿园的普惠属性,同时0-3岁学前教育阶段也要加大一定的投入。”

此外,熊丙奇还谈到,但同时按照目前的中国的整体情况来看,学前教育不可能完全靠政府投资来解决的,必须开放社会资金进入到学前教育的领域来,由于学前教育他本身是非义务教育的特点,尤其是0-3岁这个学前教育更多是照看和看护的性质,因此在社会资金进入学生教育这个领域过程中可以选择营利性和非营利性,要求所有的社会资金进入这个学校教育领域都选择非营利性,就可能导致一些资金进入后,其积极性会受到一定的限制。

不过,仅从成绩单看来看,1年的时间还未过,红黄蓝“虐童”事件就早已平息。

北京时间8月28日,红黄蓝教育(RYB)交上市以来的首份半年报,截至6月30日,公司净收入为7620万美元,比2017年前6个月的6430万美元,同比增长18.51%;2018年前6个月毛利润为165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1300万美元,同比增长26.92%;净利润为200万美元,同比降低62.26%,调整后净利润为600万美元,同比增长9.09%。

就2018年第二季度而言,红黄蓝净收入从2017年同期的3780万美元增长25.6%至4750万美元。

对于业绩增长,红黄蓝教育首席财务官魏萍表示:“第二季度,我们的净收入同比增长了25.6%,我们直接经营幼儿园的入学人数稳步增长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因素。”

截至6月30日,红黄蓝教育直营幼儿园注册学生人数为2.35万,同比2017年的2.05万人增长15%。

据财报显示,红黄蓝教育今年还进行了收购扩张,2018年6月,红黄蓝教育订立最终协议,收购上海早期儿童教育服务供应商的80%股权,并提供两间为2至6岁儿童提供国际培训课程的设施;本季度末,红红蓝教育与北京一家教育服务集团签订了90%的股权,并获得了包括国际幼儿园在内的教育资产组合,两次收购的总代价约为2300万美元。

红黄蓝教育创始人兼CEO史燕来表示,业绩是由于我们直接经营幼儿园的入学率稳定增长以及特许经营费收入增加所致。

面对政策的袭来,资本逃离,红黄蓝教育将走向何方?

分享到:
责任编辑:余婧玥 (FJ012)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