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平台违规收费,“幽灵文件”真相何在?

9月6日、7日,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第八督查组针对“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的“山东济宁市梁山县大货车司机接受手机客户端培训违规收费”问题进行了明察暗访。督查组发现,一款名为“安途帮”的培训APP,在未经招投标、始终未签署合作协议、也未经试点评估的情况下,仅靠交通运输部门一纸“幽灵文件”“背书”,就堂而皇之地干起了线上收费培训。(9月10日 新华网)

“琵琶别抱”,曲中自有深意。明明有通过正规程序获得认可的公司,济宁市交通运输局却偏偏让一个半路杀出的“安途帮”肩负起了培训重任。这样的“偶然”经不起推敲,这样的“武断”离不开权力开道。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开道,才有其“号称免费实则强制收费”的有恃无恐。试想,如果当初不是奔着利而来,又何须这样“半路杀出”?

“安途帮”不仅来得“偶然”,而且运行“脱缰”。运行8个多月来,其完全处于失控状态。济宁市、梁山县两级交通运输局未对运用情况做评估评价,所谓的“定期检查和通报‘平台’安全教育培训使用情况”“评估通过平台教育培训效果”也成了一纸空文。如此,这匹“脱缰的野马”又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呢?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一款“安途帮”的培训APP来则畅行无阻,现在有人反映了,督查组核查了,其背后的文件却成了一纸“幽灵文件”“背书”。文件上明明加盖了“济宁市交通运输局”公章,但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均称不知此事,而具体负责的科长称,通知是在未经局领导受权同意的情况下加盖公章发出的,局长和副局长则表示“之前不知道有这个通知,6日才看到”。

一纸公文落下满城风雨,这个局的领导却不知情?公文的公信力又何在?“安途帮”强制收费引发货车司机举报,这个局的领导却闻所未闻,群众意见又要如何才能抵达?不管是公文乱象还是平台乱象,不管是领导知情还是不管,当地交通系统内部管理的混乱现象可见一斑。

而今,当地相关部门明确表示,对督查中发现的问题照单全收、深入反省、坚决整改到位。但是,应看到,整治这一问题的板子不能光打在平台身上。相比平台乱象,更重要的是整治为违规行为“背书”的环境。如果上线平台依然如此草率,下发公文依然“领导不知情”,平台违规依然没有人监督管理,那么,“安途帮”没有了,谁又能保证下一个平台靠谱呢?

听一听“幽灵文件”背后的故事,查一查“安途帮”抵达多少省市?是否违规收费?是否还有其他地区有“幽灵文件”?不要让这样的故事再重演,或才是当务之急。

文/胡辉

本站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名,不得更变核心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