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江湖我的爱(78)

投机屡得手

待燕方折返白洋淀,盐警大队已将这里围困了近三天。手下斥候禀报:盐警们每日定时到淀边放枪放炮,闹腾得挺凶,却不发动攻势。燕方由此断定安柏亭所言非虚。她从秘密水道进入燕家堡,向帮中头领讲明应对的计策。闻此曾是尚家旧部的靳教头主动请缨,燕方欣喜异常。

靳教头赶至盐警大营,花费少许周折,便见到了尚子麟。尚子麟压根就不打算硬拼,也不满足仅在白洋淀边儿逮些小虾小米,暗道:既然能吃盐商,为何不能吃盐枭?自己虚张声势先震慑一下燕字帮,盐枭如怕被灭且日后还想继续贩盐,没别的,只有大大地奉献孝敬钱。今见靳教头代表燕字帮自觉前来孝敬,他当然高兴,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二十万成交。这种"双赢"的结果,令双方皆大欢喜。末了尚子麟又打起官腔,严厉警告道:"今后燕字帮可要收敛点儿,再有盐商告发你们扰乱官盐生意,我就荡平了白洋淀。"

靳教头连声诺诺。

而尚子麟尝到了超乎预计的甜头,更不肯就此罢休,翌日挥师南下,在河间、衡水、邢台、邯郸、沧州等地大大兜了一圈,将沿途知名盐枭通通搜刮一遍,个别敢奓刺的,就大炮机枪一通敲打,直至服软掏钱为止。这样转悠将近俩月,赚了个盆满钵盈,方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他暗自得意:如此好的营生,往后免不得多找机会再做几轮。

半年后,尚子麟果然故伎重演,再次兵发燕家堡。可还没等靠近白洋淀,天津那边就传来消息,许多豪门富户相继发生火灾,损失虽不大,但都是人为纵火。尚子麟不以为然仍执意进军,结果翌日一早又接到急电:城北的军备库被烧。这下尚子麟毛了,如再不回去,不定再出什么大乱子?他只得下令撤兵。

抵津后,尚子麟立即展开彻查,可那些作案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折腾近半月也没抓住一个,他只隐约察知此事或与青帮有关。未等获得真凭实据,奉军内部出了天大的乱子──郭松龄起兵造反,先占山海关,后克锦州,直逼奉天。

面对这场突变,尚子麟起初犹疑不决,但潜心想来:郭松龄势头虽猛,毕竟是用奉军打奉军,这种自相残杀岂能长久?何况张老帅有日本人撑腰,早晚能扭转战局。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果然没过多久,张作霖不惜牺牲东北诸多利益赢得了日方支持,日军出手干预,强行阻挠郭松龄进兵。尚子麟便知郭松龄大势已去,立时采取行动扣押了其存于天津的钱款和六万套冬装。而后亲领人马伺机从背后捅郭一刀。

闹哄哄的"郭松龄反奉"以失败告终,郭松龄本人也被俘伏法。尚子麟则因此投机得手,再建殊功,张作霖授予其中将军衔。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