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 | "吐"字右边的"土"怎么多了一点?

每年的春节前夕,便是记者去南京财经大学艺术学科楼观看仇高驰教授书写城门春联的时刻。其工作室窗外,正是山色如许。每当看着仇教授写完几十个书法大字,窗外的太阳也一点点落了山。而这一个凝神观看书法的下午,似乎也平添了诗意。

当仇教授将"盛世迎春,吐气扬眉,不忘城头吹画角;新元走笔,飞龙舞凤,务从卷首写初心"一气呵成写完,记者逐字细细欣赏,不免在"吐"字上犯了难,这右边的"土"字,怎多了个点?

将心中疑虑和盘托出,仇教授笑道:"这是书法创作中的一种惯用手法,因为以往人们总是容易将'士'与'土'混淆,于是古人想到一种辨别方法,就是在'土'字上面多加一点,这样就能解决这个难题了。"

说罢,仇教授又拿起毛笔,逐字讲去,例如"王"字和"玉"字也易混,于是书法家进行书法创作时,便形成一种规律,那就是"玉"字右下方的这一点,可以点在这个字的任何一个格子里,怎么显眼怎么来,以和"王"字区分。

再如"支"与"丈"在书法中亦是易混,于是便可在"支"上加一点。

譬如这样的一些常见的书法用笔方式,在书法家看来,自然是习以为常,然而对于众多老百姓来说,岂非正是一个接触传统文化的好机会?

也正合了仇高驰所说,引导审美!

每年的春节前夕,便是记者去南京财经大学艺术学科楼观看仇高驰教授书写城门春联的时刻。其工作室窗外,正是山色如许。每当看着仇教授写完几十个书法大字,窗外的太阳也一点点落了山。而这一个凝神观看书法的下午,似乎也平添了诗意。

当仇教授将"盛世迎春,吐气扬眉,不忘城头吹画角;新元走笔,飞龙舞凤,务从卷首写初心"一气呵成写完,记者逐字细细欣赏,不免在"吐"字上犯了难,这右边的"土"字,怎多了个点?

将心中疑虑和盘托出,仇教授笑道:"这是书法创作中的一种惯用手法,因为以往人们总是容易将'士'与'土'混淆,于是古人想到一种辨别方法,就是在'土'字上面多加一点,这样就能解决这个难题了。"

说罢,仇教授又拿起毛笔,逐字讲去,例如"王"字和"玉"字也易混,于是书法家进行书法创作时,便形成一种规律,那就是"玉"字右下方的这一点,可以点在这个字的任何一个格子里,怎么显眼怎么来,以和"王"字区分。

再如"支"与"丈"在书法中亦是易混,于是便可在"支"上加一点。

譬如这样的一些常见的书法用笔方式,在书法家看来,自然是习以为常,然而对于众多老百姓来说,岂非正是一个接触传统文化的好机会?

也正合了仇高驰所说,引导审美!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