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万岁!人工智能该死!

文/陆伟飞

在4月27日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上,英国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通过视频发表主题演讲,他的观点令人不寒而栗--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

科学怪人霍金为什么会发出如此耸人听闻的警告?因为他认为生物大脑和计算机在本质上没有区别,"计算机在理论上可以模仿人类智能,然后超越"。霍金担心的不仅仅是机器人抢走人类的饭碗,他甚至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发展出自我意志,从而走到人类对立面。因此他呼吁为人工智能进行立法限制。

另一位科学怪人"钢铁侠"埃隆·马斯克也对此忧心忡忡,他担心未来人类在智力上将被远远抛在后面,并沦落为人工智能的宠物。马斯克的解决方案更加天马行空--开发大脑的人工智能神经层以提升脑力。也就是人脑与计算机结合,成为一种"半机械人",从而避免在人工智能时代被淘汰。

人类对机器人的憧憬已经小有历史,上世纪七十年代《星战》电影中的C-3PO和R2-D2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基本固化了人们对机器人的理解--勇敢、机智、忠诚的金属小人。但是这么多年,除了在高科技展会偶尔有仿生机器人展出,人工智能很少会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为何这几年,特别是从去年开始,人工智能忽然就变成各类科技展会和创投峰会的主角?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即大数据和机器深度学习。算法的优化依赖大量的样本数据,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为大数据的实现和运用提供了条件。同样是高科技公司,微软在人工智能开发上为何落后于谷歌或者Facebook?差别就在于海量数据的获得。作为搜索引擎和社交平台,天然具有数据占有的优势。难怪会有得数据者得天下之说。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打车软件、外卖平台和共享单车最终为何会被BAT收入囊中,这些平台都是在充当数据流量入口的角色。

另一个是机器学习,这才是人工智能的核心。算法可以人工优化,比如袁隆平院士培育优产的杂交水稻,就是一个人工筛选的过程:通过多次组别的对比挑选最优的品种。而机器学习则是将袁隆平的角色给替换了,由机器自己来优化算法。非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比如工业机器人,程序员先将各种可预期的可能性植入计算机,机器人遇到相应的情景,根据指令菜单应对即可。这类机器人只能从事简单劳动。但像自动驾驶这样的劳动,作业环境复杂,车辆之间又存在互动,事先的穷举法无法给计算机完整的指令菜单,这就需要机器自己根据获得的数据优化自己的判断。这个学习过程也是进化的过程。所以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是个十分漫长的过程,近期可量产上路这种说法纯属炒作。

人类被机器统治仅仅存在于科幻之中,除非某天机器能产生情感和欲望,否则依然会是人类的工具。人们更担忧的是大规模失业,从而引发社会革命。但仔细推理,如果大量失业导致购买力畏缩,这是精明的商人愿意看到的结果吗?人工智能的发展不能只看技术的可能性,还要放到经济系统中去考虑各种制约因素。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