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年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每代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过年的独特记忆。

父亲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年对儿时的父亲来说意味着有好东西吃,有新衣服穿。父亲一进腊月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盼着过年,父亲向往着有晕菜的年夜饭,向往着瓜子、花生、奶糖等平时吃不到的零嘴儿。那个年月老百姓的日子都过得穷,春节对孩子的诱惑力太大了。父亲总记得儿时年夜饭里的红烧肉,一顿年夜饭每个孩子都能分到几块红烧肉,父亲还舍不得一次吃完,又把红烧肉留到第二天吃。那时虽然物资匮乏,可年味依旧很浓,大人小孩一起忙扫扬尘、买年货、贴年画、写春联……父亲跟小伙伴们在过年里一天走几个村子,可以看年戏、跑旱船、踩高跷、舞龙舞狮,像这样的表演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父亲过足了瘾。

我是"80后",小时候生活条件比父辈有了很大改善。过了腊月廿三父亲就带着我开始忙年。父亲骑着摩托车一趟一趟地从农贸市场买来排骨、牛肉、肘子、大虾、鱼、时令蔬菜、饮料。母亲在电厂工作,她们单位每年春节都要发"十八大件"年货,包括腊鱼腊肉、名酒、火腿、果脯、香茶等。童年的春节并不缺少吃的,也能买到喜欢的新衣服,但就是感觉缺了点什么。那时我们家搬进了城市,住进了高楼,邻里之间关门闭户,即使是春节我们这些小孩子也不能像以前住平房那样肆无忌惮地走家串户。春节城市里没有年戏看,也没有舞龙舞狮的,父亲为了增添节日气氛,置办完年货他就贴福字。不光家里门上贴,父亲连阳台的墙上、摩托车的车身上都要贴福字。儿时的春节我最开心的事就是放鞭炮,我最喜欢放满地红、降落伞、魔术弹、地老鼠、啄木鸟,往往是得了压岁钱第一时间就去买鞭炮。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闻着空气中丝丝硝烟的味道,年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我也一天天长大,在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孩子。

女儿在童年时光能够尽情地享受春节的快乐,我始终认为她是最幸福的一代人。我们所在的城市春节禁鞭,虽然春节里女儿不能像我小时候那样玩鞭炮,可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孩子的心情。女儿从家庭微信群里得到了长辈们发的红包,这些压岁钱女儿有她的安排,年纪小小的她早已谙熟了网购,她在网上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儿童手表、毛绒玩具、溜冰鞋、漂亮发卡,同时还不忘给我买一件围巾当新年礼物。女儿的春节过得有声有色,我们去影城看电影,去海洋世界看海象海狮,去游乐园游玩,去参加农家乐活动,去图书馆听讲座。信息时代的孩子们离不开网络,春节里虽然见不到同学的面,可女儿班级的QQ群可热闹了,"00后"的孩子们在春节诉说着自己的新年愿望,秀出自己的春节相片,时不时还在摄像头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艺,我在春节里自然满足了女儿的愿望,送了她一台苹果平板。

看着女儿过年,我也恍惚想起小时候自己过年,现在新年的快乐更多地属于小孩子,他们赋予了"年"更丰富的内容,不仅是丰盛的年夜饭、漂亮的新衣服、让人惊喜的新年礼物,更重要的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和期盼,还有那几代人相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年味儿。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