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合肥南站的"猫头鹰":挑灯夜战归巢路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2月11日零点刚过,合肥的气温就跌至零下五度。在合肥南高铁站场上,有几点灯光不停地闪烁着。一队身穿黄马甲,戴着头灯的铁路线路工们正扛着30多斤重的作业机具紧张前行。

他们要到前方2公里远的沪蓉场36#道岔进行设备维修作业。由于高速铁路的特殊性,这群养路工们只能像"猫头鹰"一样,在没有动车走行的夜间出动。

领头的是一个手拿道尺,戴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子,他就是合肥南综合维修工区沪蓉场工长党磊。工作的十年里,他先后转战合宁、合武、宁安几个大站场,业务技能高,养护经验丰富,是大家眼里公认的道岔专家。

合肥南高铁站是连接沪汉蓉、商合杭、京福客运专线的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华东地区四大高铁特等站之一。今年春运,日均发送旅客7.5万人,列车开行186.5对。站场道岔设备数量大、种类多,遇到雨雪天气,养护难度大。"特别是春运期间,合肥南增开列车55对后,开行密度加大,给线路的碾压冲击就更大。我们要做的就是加强检查养护周期,保证设备安全,让旅客安心回家。"党磊说。

此时此刻,工长党磊正在带领大家进行道岔养护作业。他每隔几米便要弯下腰测量轨距、水平等数据,检查钢轨的几何尺寸。"0.5、0.3、0.2……"就是这些精确到零点几的小数字,影响着列车开行的平稳性。"要知道,这可是硬币立在高铁上不倒的关键所在。"党磊说,高铁养护作业的标准非常精细,有时误差不能超过0.5mm。

为了检查的数据精准,常磊坚持不戴手套。"带着厚手套检查不方便",他把冻的通红的手搓了搓,笑着说道。

正说着,他拿出别在腰间的铲子,铲掉钢轨上的附着物,给记者晃了晃绑在一起的小扫帚、刷子、铲子,"这可是我们的'除尘三宝'"党磊说。

离作业人员40m远的地方,班长彭纯兵正半跪在冰冷的钢轨上弯腰低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作业。作为一名老技师,他不断学习新知识,并把自己平时积累的经验方法向年轻职工倾囊相授。

合肥南站道岔群是高铁动车进出站必须经过的地方。春运期间,道岔关键部位要加强结构检查。"一组道岔,仅检查的螺栓扣件就有200多个,一晚上徒步检查下来,要弯腰数千次。"32岁的线路班长王凯宁边用小锤敲打扣件边说。长年一线,他已熟悉这里每一组道岔的状态。

凌晨四点,检修任务全部完成。大家将作业工具搬出栅栏网,对照工具清点簿逐个清点数量,再小的工具也不能拉在线路上。四个小时的天窗点结束了,这群养路工们披着月色返回工区。

对他们来说,回到工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先洗一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个好觉。伴着高铁呼啸而过的声音而眠,成为了他们的一种习惯。

谈起陕西老家的父母,党磊有些哽咽。上班10年,有6年没回家陪父母过春节,"不过,现在高铁发达了,合肥南有了到西安的高铁,我们把这片铁路守好,让老乡们回家团聚,过个好年。"党磊说。(记者 史睿雯 刘振华 金正祥)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2月11日零点刚过,合肥的气温就跌至零下五度。在合肥南高铁站场上,有几点灯光不停地闪烁着。一队身穿黄马甲,戴着头灯的铁路线路工们正扛着30多斤重的作业机具紧张前行。

他们要到前方2公里远的沪蓉场36#道岔进行设备维修作业。由于高速铁路的特殊性,这群养路工们只能像"猫头鹰"一样,在没有动车走行的夜间出动。

领头的是一个手拿道尺,戴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子,他就是合肥南综合维修工区沪蓉场工长党磊。工作的十年里,他先后转战合宁、合武、宁安几个大站场,业务技能高,养护经验丰富,是大家眼里公认的道岔专家。

合肥南高铁站是连接沪汉蓉、商合杭、京福客运专线的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华东地区四大高铁特等站之一。今年春运,日均发送旅客7.5万人,列车开行186.5对。站场道岔设备数量大、种类多,遇到雨雪天气,养护难度大。"特别是春运期间,合肥南增开列车55对后,开行密度加大,给线路的碾压冲击就更大。我们要做的就是加强检查养护周期,保证设备安全,让旅客安心回家。"党磊说。

此时此刻,工长党磊正在带领大家进行道岔养护作业。他每隔几米便要弯下腰测量轨距、水平等数据,检查钢轨的几何尺寸。"0.5、0.3、0.2……"就是这些精确到零点几的小数字,影响着列车开行的平稳性。"要知道,这可是硬币立在高铁上不倒的关键所在。"党磊说,高铁养护作业的标准非常精细,有时误差不能超过0.5mm。

为了检查的数据精准,常磊坚持不戴手套。"带着厚手套检查不方便",他把冻的通红的手搓了搓,笑着说道。

正说着,他拿出别在腰间的铲子,铲掉钢轨上的附着物,给记者晃了晃绑在一起的小扫帚、刷子、铲子,"这可是我们的'除尘三宝'"党磊说。

离作业人员40m远的地方,班长彭纯兵正半跪在冰冷的钢轨上弯腰低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作业。作为一名老技师,他不断学习新知识,并把自己平时积累的经验方法向年轻职工倾囊相授。

合肥南站道岔群是高铁动车进出站必须经过的地方。春运期间,道岔关键部位要加强结构检查。"一组道岔,仅检查的螺栓扣件就有200多个,一晚上徒步检查下来,要弯腰数千次。"32岁的线路班长王凯宁边用小锤敲打扣件边说。长年一线,他已熟悉这里每一组道岔的状态。

凌晨四点,检修任务全部完成。大家将作业工具搬出栅栏网,对照工具清点簿逐个清点数量,再小的工具也不能拉在线路上。四个小时的天窗点结束了,这群养路工们披着月色返回工区。

对他们来说,回到工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先洗一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个好觉。伴着高铁呼啸而过的声音而眠,成为了他们的一种习惯。

谈起陕西老家的父母,党磊有些哽咽。上班10年,有6年没回家陪父母过春节,"不过,现在高铁发达了,合肥南有了到西安的高铁,我们把这片铁路守好,让老乡们回家团聚,过个好年。"党磊说。(记者 史睿雯 刘振华 金正祥)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