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监管压顶、业绩分化明显 民营银行发展遇考

民营银行向来被看作中国国有金融体制的重要补充,其业务的合规与否也成为监管关注的焦点。进入2019年,监管对民营银行的处罚力度明显加大。8月14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开年至今共有2家民营银行受到监管处罚,合计罚没380万元。经历了5年多的发展,民营银行的业务逐渐走上正轨,但从业绩指标来看,各家银行资产规模差距较大。在银行业都在谋求转型的“十字路口”,民营银行亟待找准发展定位谋求差异化发展。

监管处罚力度加大

银行业的强监管也逐步渗透到民营银行中,8月13日,银保监会深圳监管局对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以下简称“微众银行”)发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具体被罚事由是该行存在财务部门负责人未经核准履职长期未整改、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组织员工经商办企业、员工使用本行贷款购买股票及期货等问题。微众银行被深圳监管局没收违法所得29.1万元,罚款200万元,这也是微众银行首次受到监管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微众银行是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由腾讯、百业源和立业等多家知名企业发起设立,于2014年12月获得由深圳银监局颁发的金融许可证。近年来,微众银行因其较为靓丽的经营数据备受业内关注。从该行2018年年报数据来看,微众银行2018年业绩表现优异,资产规模达到2200亿元,比年初增长169%,营业收入首次突破百亿,达到100.3亿元,同比增长48.63%;净利润达到24.74亿元,同比上涨70.85%。

对于收到罚单以及后续的整改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该行进行采访,微众银行方面表示不便回复。今年以来,监管对民营银行的处罚力度明显加强,除了微众银行外,5月20日,上海银保监局连发3张罚单,对上海华瑞银行合计罚款180万元,作出处罚决定的日期为2019年5月10日。被处罚事由是源于2016年3月至2017年,该行对某客户的授信集中度高于15%的法定上限;2016年7月,该行在发放某房地产开发贷款时,贷前调查不尽职;2016年8月、10月,该行部分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股权增资,此外该行同业业务某交易对手未按名单制管理。

时间线拉长至2018年2月,天津金城银行因同业投资投后管理失职、同业业务部分管理制度缺失、同业投资业务投向不审慎等问题被天津银监局合计罚没160万元,这也是民营银行首次被罚。

业绩两级分化明显

自2014年5家民营银行作为首批试点银行获批筹建算起,到目前已有5年时间。经历了5年多的发展,民营银行的业务逐渐步入正轨,然而新牌照的发放节奏已经大幅放缓。自2017年开始,民营银行进入设立“冰冻期”,2017年和2018年两年间无一家获批筹建,民营银行的阵营总数一直停留在17家。2019年5月由正邦集团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江西裕民银行获得银保监会筹建批复,成为全国第18家、江西省首家获批的民营银行。

从业绩指标来看,2018年多家民营银行在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净利润,都实现快速扩张,但整体来看,各家银行资产规模差距较大。截至2018年末,总资产规模最大的是微众银行,达到2200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169%,也是10家银行中唯一一家总资产超过千亿元的银行,网商银行以958.64亿元的总资产规模位居榜眼;排名第三、四、五位的分别是富民银行、华瑞银行、新网银行,总资产分别为370.2亿元、362.6亿元、323.71亿元。华通银行的总资产规模最小,为42.36亿元,对比来看,微众银行与华通银行资产规模相差近52倍。

除了资产规模,各家银行在营业收入、利润增速等方面也存在明显差异。从业绩指标来看,定位于互联网银行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和新网银行处于领跑位置。其中,微众银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最高,并且远超其他16家银行,2018年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0.3亿元和24.7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8.63%和70.85%。其次为网商银行,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62.84亿元和6.71亿元;新网银行以3.68亿元的净利润排名第三,也是该行首次实现扭亏为盈。蓝海银行、中关村银行、富民银行、客商银行、苏宁银行、振兴银行6家银行净利润均在1亿元以下。

另外,华通银行和亿联银行2018年净利亏损,前者2018年亏损5038.88万元,后者2018年亏损1.49亿元。对民营银行业绩分化的原因,分析人士指出,战略定位和业务重点的各有不同,导致各家民营银行之间业绩指标存在较大差异。

努力拓宽民营银行负债来源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目前获批开业的18家民营银行中,已有10家出现过董事长或行长的变更,比例高达58.8%,高管频频变动的背后体现了民营银行发展艰辛的境况,在银行业都在谋求转型的“十字路口”,民营银行亟待找准发展定位。近日,银保监会召开促进民营银行健康发展建议提案座谈会提到,将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不断改进监管工作,推动民营银行实现规范发展。

谈及民营银行未来的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应努力拓宽中小银行负债来源,他表示,由于经营区域、机构网络、产品创新受限较多,多数中小银行负债来源狭窄。民营银行至少在成立三年内无法发行金融债解决资金来源问题,多数民营银行也无法发行大额存单。从结果上看,民营银行等中小银行负债规模受限较多,负债成本高企,影响其信贷投放能力和贷款定价,不利于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建议修订现行相关办法,为中小银行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和通过发行金融债获得资金来源提供便利,缓解中小银行负债来源单一、负债成本偏高等问题。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民营银行应当确立科学发展方向,明确差异化发展战略,发挥比较优势,坚持特色经营,与现有商业银行实现互补发展,民营银行未来一定要走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道路。在借助互联网优势的同时,还要学习借鉴传统银行的长处,既要有特色,也要有借鉴。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