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仇高驰:城门春联融传统文化与时代气息为一炉

南京神策门,位于南京火车站以西,围绕着神策门,是一座树木环绕的公园。今年的神策门春联"盛世迎春,吐气扬眉,不忘城头吹画角;新元走笔,飞龙舞凤,务从卷首写初心",再度由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篆书委员会委员、南京财经大学中国书画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生导师仇高驰所书写。

不过,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仇高驰将篆书换作了行书。他表示,虽然篆书是中国文字发展的源头,但行书的实用性最高,不妨换一换。

本版撰稿 江嘉涵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仲敏

连续三年书写城门春联,赞"联中有景,景中有联"

仇高驰教授与城门挂春联的结缘,已是第三个年头。2017年,悬挂于解放门的"登楼堞则襟开,看洲中虹跃,五色霞飞千丈锦;枕樱花而梦俏,听云外鸡鸣,一湖水漾满城春"这副诗情画意的春联,便是由仇高驰进行书法创作的。当时仇教授表示,身临其境地去赏联,和在书斋里去欣赏一副联,感觉不一样。有一次他去南通的狼山,山上有座狼山寺,登上山顶抬头便能看到一副对联"长啸一声山鸣谷应,举头四望海阔天空",他表示:"当时那个感觉特别好,联中有景,景中有联。"而2017年解放门春联,把解放门台城、玄武湖、鸡鸣寺、春樱花的风景都串起来了,正给人"联景合一"的感觉。

2018年,仇高驰教授首次书写了神策门春联--"策风雷以震春声,瑞凝万树梅花,百样诗情融画里;传神韵而歌盛世,红浸千门福字,一年愿景在其中。"对于这副2018年神策门春联,仇教授表示,这副联充分地表达了人们对于节日到来、生活安康的一种喜悦之情,一种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2019年,仇高驰教授再度为神策门书写,写完"盛世迎春,吐气扬眉,不忘城头吹画角;新元走笔,飞龙舞凤,务从卷首写初心"这副长联后,仇高驰赞道:"今年的春联更加贴近时代了,时代气息很浓厚。同时又贴合典故和神策门的历史,融传统文化与时代气息为一炉,撰联者很厉害。"

希望城门挂春联一直办下去

谈到城门挂春联的活动,仇高驰表示:"这个活动很棒,我身边的朋友多次向我提起此事,既弘扬传统文化,又烘托出了节日气氛。"

今年1月27日在中华门举办的"城门挂春联"挂联仪式上,仇高驰也来到了现场,并将亲手书写的喜庆春联送给了南京市民代表。仇高驰因此点赞今年的城门春联,"不但春联内容更加贴近时代,互动也更多了,书法家们书写的春联送给现场的老百姓,让这件喜事传达到千家万户,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仇高池还称,"城门挂春联"起初只有南京有,现在常州、苏州等地也开始了"城门挂春联"活动,"正因为一年办得比一年有影响力,所以才得到大家的认可。这项活动是多种传统文化的融合,值得传承下去,希望'城门挂春联'一直办下去!"

篆书改成了行书,对审美的引导不变

今年仇高驰的书写,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往年他使用的是篆书书体,今年则采用了行书。

仇高驰的篆书,自是古朴高华;而仇高驰的行书,亦是潇洒脱俗。

仇高驰细谈篆书与行书的特点:"篆书是中国文字的源头,篆书对后面几种书法,例如隶书、行草等,做了一个审美范式。例如,字体的稳定性、左右对称性,这些篆书都做了规范。练好了篆书,写其他书体便有了基础,并且多了一层高古之意。而行书的实用性最高,例如这个落款吧,肯定都是用行书,如果练不好,和自己擅长的书体不在一个层次上,便不相匹配了。所以,无论擅长哪种字体,这行书,却又是必须过关的。"

从前用篆书来书写城门春联,仇高驰表示:"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可以说是书法家的一种职责。同时,有意识地引领和提升老百姓的欣赏能力,也是一种职责。篆书中有些字可能不太容易辨认,但是仔细看一看、查一查,还是看得出来的。"

而如今用行书来写神策门春联,仇高驰则表示,行书或许对于老百姓来说,更易为接受,而用书法春联来引领人们审美的意图是不变的,"身为书法家,有责任引导人们的审美。"

新书《秦峄山刻石》出版,列举习篆书容易出现的问题

从《千字文》到《前赤壁赋》再到《琵琶行》,仇高驰近年来推出了多部篆书精品,正体现了他所说的"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是一种职责"。而近期,他则推出了一部新作《秦峄山刻石》,该书以秦代的峄山刻石为例,解析如何进行篆书创作及欣赏。

书中从"形体修长飘逸""稳定对称""曲直相益""参差有序""包而不死,圆中有缺""计白当黑,奇趣乃出"等多方进行阐述,引导人们走进篆书的广博世界。

此外,仇高驰还表示,现在在篆书创作乃至书法创作当中的一些问题,折射出的其实是一些书写者对中国文学、文字常识的缺乏。他在《秦峄山刻石》也列举了几个误区。

例如,用楷书形体去臆造篆书,"我曾经看到刊登在某专业杂志上的一件篆书毛泽东词,选字96个,有13字是篆法错误,最严重的就是用楷书形体去臆造篆字,如'洲、遍、漫、鹰'等。"

仇高驰表示,以篆书创作书法作品时,遇到没有的篆字时,可以运用同音通假的原则,以同音字或同声旁字代替的音同通假和音变通假,或者根据小篆的结构,用甲骨文、金文的偏旁加以组合也是可以的。但是仇高驰强调,"这种通假应该是有限的,而且偏旁的组合也应有所依据,而不是任意拼凑和杜撰。"

因此,仇高驰也给篆书爱好者开出了长长的书单,例如《中国古文字学通论》《文字学概要》《甲骨文编》等。

南京神策门,位于南京火车站以西,围绕着神策门,是一座树木环绕的公园。今年的神策门春联"盛世迎春,吐气扬眉,不忘城头吹画角;新元走笔,飞龙舞凤,务从卷首写初心",再度由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篆书委员会委员、南京财经大学中国书画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生导师仇高驰所书写。

不过,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仇高驰将篆书换作了行书。他表示,虽然篆书是中国文字发展的源头,但行书的实用性最高,不妨换一换。

本版撰稿 江嘉涵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仲敏

连续三年书写城门春联,赞"联中有景,景中有联"

仇高驰教授与城门挂春联的结缘,已是第三个年头。2017年,悬挂于解放门的"登楼堞则襟开,看洲中虹跃,五色霞飞千丈锦;枕樱花而梦俏,听云外鸡鸣,一湖水漾满城春"这副诗情画意的春联,便是由仇高驰进行书法创作的。当时仇教授表示,身临其境地去赏联,和在书斋里去欣赏一副联,感觉不一样。有一次他去南通的狼山,山上有座狼山寺,登上山顶抬头便能看到一副对联"长啸一声山鸣谷应,举头四望海阔天空",他表示:"当时那个感觉特别好,联中有景,景中有联。"而2017年解放门春联,把解放门台城、玄武湖、鸡鸣寺、春樱花的风景都串起来了,正给人"联景合一"的感觉。

2018年,仇高驰教授首次书写了神策门春联--"策风雷以震春声,瑞凝万树梅花,百样诗情融画里;传神韵而歌盛世,红浸千门福字,一年愿景在其中。"对于这副2018年神策门春联,仇教授表示,这副联充分地表达了人们对于节日到来、生活安康的一种喜悦之情,一种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2019年,仇高驰教授再度为神策门书写,写完"盛世迎春,吐气扬眉,不忘城头吹画角;新元走笔,飞龙舞凤,务从卷首写初心"这副长联后,仇高驰赞道:"今年的春联更加贴近时代了,时代气息很浓厚。同时又贴合典故和神策门的历史,融传统文化与时代气息为一炉,撰联者很厉害。"

希望城门挂春联一直办下去

谈到城门挂春联的活动,仇高驰表示:"这个活动很棒,我身边的朋友多次向我提起此事,既弘扬传统文化,又烘托出了节日气氛。"

今年1月27日在中华门举办的"城门挂春联"挂联仪式上,仇高驰也来到了现场,并将亲手书写的喜庆春联送给了南京市民代表。仇高驰因此点赞今年的城门春联,"不但春联内容更加贴近时代,互动也更多了,书法家们书写的春联送给现场的老百姓,让这件喜事传达到千家万户,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仇高池还称,"城门挂春联"起初只有南京有,现在常州、苏州等地也开始了"城门挂春联"活动,"正因为一年办得比一年有影响力,所以才得到大家的认可。这项活动是多种传统文化的融合,值得传承下去,希望'城门挂春联'一直办下去!"

篆书改成了行书,对审美的引导不变

今年仇高驰的书写,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往年他使用的是篆书书体,今年则采用了行书。

仇高驰的篆书,自是古朴高华;而仇高驰的行书,亦是潇洒脱俗。

仇高驰细谈篆书与行书的特点:"篆书是中国文字的源头,篆书对后面几种书法,例如隶书、行草等,做了一个审美范式。例如,字体的稳定性、左右对称性,这些篆书都做了规范。练好了篆书,写其他书体便有了基础,并且多了一层高古之意。而行书的实用性最高,例如这个落款吧,肯定都是用行书,如果练不好,和自己擅长的书体不在一个层次上,便不相匹配了。所以,无论擅长哪种字体,这行书,却又是必须过关的。"

从前用篆书来书写城门春联,仇高驰表示:"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可以说是书法家的一种职责。同时,有意识地引领和提升老百姓的欣赏能力,也是一种职责。篆书中有些字可能不太容易辨认,但是仔细看一看、查一查,还是看得出来的。"

而如今用行书来写神策门春联,仇高驰则表示,行书或许对于老百姓来说,更易为接受,而用书法春联来引领人们审美的意图是不变的,"身为书法家,有责任引导人们的审美。"

新书《秦峄山刻石》出版,列举习篆书容易出现的问题

从《千字文》到《前赤壁赋》再到《琵琶行》,仇高驰近年来推出了多部篆书精品,正体现了他所说的"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是一种职责"。而近期,他则推出了一部新作《秦峄山刻石》,该书以秦代的峄山刻石为例,解析如何进行篆书创作及欣赏。

书中从"形体修长飘逸""稳定对称""曲直相益""参差有序""包而不死,圆中有缺""计白当黑,奇趣乃出"等多方进行阐述,引导人们走进篆书的广博世界。

此外,仇高驰还表示,现在在篆书创作乃至书法创作当中的一些问题,折射出的其实是一些书写者对中国文学、文字常识的缺乏。他在《秦峄山刻石》也列举了几个误区。

例如,用楷书形体去臆造篆书,"我曾经看到刊登在某专业杂志上的一件篆书毛泽东词,选字96个,有13字是篆法错误,最严重的就是用楷书形体去臆造篆字,如'洲、遍、漫、鹰'等。"

仇高驰表示,以篆书创作书法作品时,遇到没有的篆字时,可以运用同音通假的原则,以同音字或同声旁字代替的音同通假和音变通假,或者根据小篆的结构,用甲骨文、金文的偏旁加以组合也是可以的。但是仇高驰强调,"这种通假应该是有限的,而且偏旁的组合也应有所依据,而不是任意拼凑和杜撰。"

因此,仇高驰也给篆书爱好者开出了长长的书单,例如《中国古文字学通论》《文字学概要》《甲骨文编》等。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