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解读金融数据 回应是否降息、Libra、包商银行接管进展

7月12日,央行举行2019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央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等对于2019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进行了解读,并对是否降息、利率市场化改革、Libra虚拟货币、包商银行事件等热点话题进行了回应。

谈金融数据:社融规模增速回升 M2增速平稳

7月12日,央行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以及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2019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3.2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18万亿元。在货币供应量上,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2.14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5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阮健弘表示,拉动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回升的因素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一是贷款保持较快的增长。二是企业债券的融资增速加快。三是地方政府的专项债的发行力度明显加大。四是受基建和房地产销售回暖的影响,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负增长的势头在持续减缓。五是没有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的降幅明显缩小。

谈及货币供应量,阮健弘表示,M2增速表现平稳,是人民银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力度松紧适度,以及流动性合理充裕效果的体现。主要原因在于一是银行的贷款总体上保持了较快增长。二是银行的债券投资增速比较快。三是商业银行以股权投资的方式对非银行金融机构融出资金规模的降幅有所收窄。

阮健弘指出,总体看,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6月末金融机构的超储率是2%,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比较低,6月平均为1.7%,比上年同期低1.03个百分点。金融机构货币派生能力较强,货币乘数是6.14,这也是历史上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谈是否降息:坚持“以我为主”原则

在全球宏观政策重回宽松、14家央行已启动降息的背景下,当前国内外市场对中国降息的预期在升温,对于中国是否会随着全球其他经济体进入降息周期的问题,孙国峰表示,中国的利率水平如何要看两个重要的利率,即中国整体的市场利率和贷款实际利率,这两个利率从去年开始一直在降低。

在整体市场利率水平方面。孙国峰表示,我国整体的市场利率水平从去年开始一直在下降,代表性的货币市场利率DR007在2019年6月末是2.56%,同比是下降45个基点;十 年期国债的收益率,2019年6月末是3.23%,同比下降了25个基点。在贷款的实际利率方面,2019年5月,企业贷款利率是5.34%,同比下降了17个基点,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有明显的降低。

孙国峰指出,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密切监测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在统筹平衡好内外均衡的前提下,要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重点要根据中国的经济增长、价格形势变化及时进行预调微调,综合利用多种货币政策组合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同时推动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等措施,疏通货币政策向贷款利率的传导,促进降低企业融资实际利率。

谈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关键是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

6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的措施,具体而言,孙国峰表示,从货币政策角度来看有两方面,一是促进降低市场整体利率水平。二是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促进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的下降。

他还表示,目前利率市场化改革存在所谓的利率双轨问题,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其中改革的焦点目前是贷款利率的双轨问题。“贷款的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对市场化的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会形成一定的阻碍,不利于市场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

孙国峰指出,下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键点是推进贷款利率进一步市场化,更好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LPR是市场报价形成的,更能反映市场的资金供求情况,市场化程度更高。“随着推动银行更多的运用市场报价利率作为贷款报价的参考,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向贷款利率的传导,促进降低贷款的实际利率。”

谈Libra: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偿性

近期,脸书(Facebook)发布的Libra(天秤币)加密货币项目热度居高不下,中国央行在发布会上也对此也进行了官方表态。周学东表示,央行对此事很关注,也在研究脸书发行天秤币以后会对金融体系带来的一些影响。

但从监管层面看,他指出,不管是各国官方发行的法定货币还是前几年和最近出现的虚拟货币问题,有一个共识是一定要接受监管,比如要接受反洗钱的监管,反恐怖融资的监管,还有个人信息的保护。在我国法定货币就是人民币,只有人民币具有法偿性,其他的虚拟货币并不具有法偿性。也就是说,不管是谁发行的虚拟货币,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并不具有法偿性。

谈接管包商银行:已进入清产核资阶段

今年5月底,包商银行被接管事件一度引起市场对于中小金融机构经营稳定性的担忧,其接管进展问题也备受瞩目。

对此,周学东表示,接管包商银行是一个法定行为,因为包商银行触发了法定的接管条件,必须要进行接管后进行处置。“接管以后总的来说运行是平稳的。现在进入到第二个阶段,进行清产核资,清产核资之后可能要进行重组。未来不管怎么重组,它也可能会换一个名字不叫包商银行,但是这家银行肯定是存在的。所以不管是在接管期间还是在未来,包商银行开展的业务还是会延续下去。”

他指出,接管包商银行对中小金融机构总体上来说直接影响并不大,而且现在随着市场的调整和适应,已基本上恢复到了一个合理的水平。“经过6月、7月的观察,市场已经有一个调整和适应,中小金融机构的融资状况最近开始有明显的好转。也有市场人士在测算,目前中小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融资规模、融资水平已恢复到了接管之前的80%到90%的水平。这个水平大体上是合理的。”周学东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