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肠的囊谦青年

" 老哥,我最近忙晕了,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前段时间,突然收到欧金的消息,说他最近正在张罗人生大事,周六先把媳妇迎进门。他这些天沉浸在无穷的烦琐事务里,却充满喜悦。

这个在我印象中始终为别人的事忙忙碌碌,似乎永不停歇的囊谦青年,这次终于要为自己忙一场了,我为他感到高兴。

在我的囊谦朋友里,欧金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他是个"90后",土生土长的囊谦人,身形消瘦,和典型的康巴汉子形象相去甚远,但他在囊谦年轻人中很有号召力。

西安交通大学志愿者帮助爱心图书馆整理图书

欧金是在大连大学读的本科,他说那一届学校里只有两个藏族学生。毕业前夕,他回到家乡,去了一次孤儿院,对孩子们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心,就跑下山买了一大堆东西分给小孩,孩子们高兴的样子让他感到激动不已,他把内心的触动分享给老师和同学,并把自己对家乡的思考写了下来,这些内容在校园广播里被反复播放。当时,他受到很多赞扬,他也因此感到自豪。

毕业回到家乡囊谦,工作之余,欧金通过微信群把热心公益的人网罗在一起,群里有大学教授、同学和县里的朋友。群友们每个月凑一点零花钱做群基金,改变着一些人的遭遇。这个群叫"让爱飞翔"。后来欧金决心要正式注册公益服务协会,注册成功后,他开始专职做公益,成为"爱飞翔青年志愿者服务协会"当时唯一的专职人员。

欧金辞职后做的第一件"硬活儿",是建立一所爱心图书馆。有了计划后,他开始厚着脸皮去和县城主路上的商家一家一家谈判,请他们给予援助。他心里想的是:这件事不是我个人的事,是有利于囊谦未来的善事,我有责任告诉你,至于你怎么帮,是你的事。于是有的给钱,有的出劳力,有的捐书,一个图书馆的雏形就有了。欧金拉着我看了几处房子,最终决定租下他亲戚的房子。

负责协调组织的欧金

经过一个多月的改造,欧金自己又当设计又当小工,图书馆终于有了点样子。后来报社的几位同事来囊谦调研,还为这个小小的图书馆整理了书籍。正式开放后,每天都有人来图书馆看书,入夜,巷道一片宁静,图书馆透出的灯光,让人觉得安心。

一个用真诚而具体的行动服务家乡的人,会没有人帮吗?当然不会。

在欧金身边,凝聚着一大群年轻人,从头到尾支持着爱飞翔的公益事业,我熟悉的有江洋、阿宝和次扎,都是"90后",和多数同龄人一样,他们关心处于困苦和病痛中的人,也在公益活动中体会着成长的滋味。志愿者们有心有力,但最缺的,是时间,因为他们都是兼职。欧金奋勇当先,辞职了一段时间,出来补上了这个缺,让公益活动有了很强的连续性。等到各项事务稳定以后,他才重新找到工作。

这些青年让我看到一种属于囊谦县本土的希望之力。他们不是囊谦唯一的公益团队,但不可或缺。

雪山上的囊谦志愿者们

辞职后的第一个夏天,志愿者团队为了举办一场公益演出,倾注了所有的精力,让我对他们的担当和行动力感到钦佩。从6月到7月,欧金一直在筹备公益演出,临演出前几天,他的眼圈一直是黑的。演员、场地、交通、节目、礼物、宣传……所有的环节,欧金需要全面协调。还好他有一群给力的小伙伴。

公益演出的初衷,是为囊谦县儿童福利院的200多名孩子庆祝儿童节,后来观众里多了一些爱心组织,还有光明新闻班的孩子。演出的日子是7月2日,我带领光明新闻班的学生担任演出的摄影师,也给孩子们一个实践练习的机会。虽然"六一"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但只要演出开始,对于孩子们来说就和过节一样,更何况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演出。

当孩子们排成长队走进演出大厅,欧金和他的几十个小伙伴们开始前前后后忙碌起来。演唱、朗诵、舞蹈,从玉树州和杂多县请来的歌舞演员以及志愿者,表演卖力而真诚,孩子们的开心溢于言表。受邀来参加活动的几位县领导说,年轻人太不容易了,值得好好鼓励。一位校长对我说,能把这么大一场演出操办下来,那可以说干什么都难不倒了。

活动结束后,欧金回家倒头睡了一下午。

那是高原囊谦一次普普通通的演出,却又独一无二。

(光明日报记者 蒋新军 撰文/摄影)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