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五成受访者 老师带学生骑行,应有保障机制

  别人家的毕业季是什么样的,旅行、整容、打零工?据新京报报道,6月12日,山西朔州朔城区一中633班班主任、地理老师兰会云要带着11名高中毕业生,从朔州一路骑行;6月28日,历经24次爆胎和17天的艰苦跋涉,途经五省,全程1800余公里,兰会云和11名高中毕业生骑行抵达上海。对于这段旅程,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其中不乏这是“在拿职业生涯作赌注”的声音。对此,你怎么看?

  本期“京报调查”(新京报与清研智库联合推出)就此展开调查。

  ■ 旁边评论

  老师带学生骑行,应有可持续意义

  高考完带着11名学生骑1800公里去上海,这无疑是一个疯狂的计划。或许在常人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路上出现什么意外,那就是自找麻烦。传统的中学教育,灌输基础知识、反复训练考点被广泛接受而且习以为常。一旦出现异于平时课堂的教育形式,往往会引来质疑,或被认为风险极大。这种想法不只是出于聪明和自保,而且也是对灌输式教育的惯性遵守。

  也正因如此,兰会云带着学生1800公里的毕业季骑行之旅,显得格外珍贵。在这场旅行中,学生不再只是知识的被动接收者,更是实践者、探索者。这既是一堂生动的实景教学,更是一次勇气、毅力和能力的锻造。

  本质上来说,这是一场德性的培育之旅,对于习惯于在课堂获取知识的学生来说,意义不言而喻。但是旅程中潜在的风险也不能忽视,在这1800公里的漫长行程中,随时都可能会面临包括落石、车祸、高温、刺伤和各种意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建立相关机制保障旅程中的安全,使其有可持续意义,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伯扬(媒体人)

分享到: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评论

抽奖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签到 已签到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