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已经休了这个女人 为什么非对她赶尽杀绝

对不起,没有你对他们很重要。

过堂

韩国时间今天9时23分,已不再是韩国总统的朴槿惠抵达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调查。在进入检察厅大楼前,她发表简短声明,向国民表示惭愧,并称会诚实面对调查。

这是去年10月崔顺实干政事件曝光以来她首次当面接受调查。此前,朴槿惠在特检调查中已被认定为涉嫌受贿等13种犯罪的共谋犯。

在朴槿惠之前,大韩民国的三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卢武铉都曾有过这种经历。正像鲁迅先生写的那样--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自3月12日搬出青瓦台回到江南区的私宅后,朴槿惠连续6天没有出门。甚至没人看到她走到院子里或在窗口露面。她主要在二层生活,一层是警卫,二层居室和两个房间窗户紧闭,浅绿色的窗帘一直垂放着,居室阳台上也放下了百叶窗。二层阳台因为没人出去,很远就能看出覆盖着一层灰尘。韩国《东亚日报》说,据悉,这期间朴槿惠在会见律师,为接受检察机关的调查做准备。

朴槿惠位于首尔江南区三成洞的私宅

这并不令人意外,朴槿惠离开青瓦台时曾宣布:我坚信真相终将大白。

审讯前,《韩国时报》披露,首尔中央地区检察院下属的一个特别单位,据说已内部决定向法院申请拘捕令以逮捕朴槿惠。

一旦罪名成立,朴槿惠或面临终身监禁。检方官员表示,由于干政案的案情严重,加上多名涉案疑犯已被拘留或起诉的情况下,朴槿惠仍不承认控罪,检方内部同意向法院申请拘捕令。

此外,韩国代理司法部长李长杰(音)在上周四的紧急国会听证会上也提出,当局必要时将申请拘捕令。

21日拘捕朴槿惠,双保险够吗?

仇恨

既然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于江湖。

不!在许多韩国人的心底,位于江南区三成洞的私宅不应该是朴槿惠的最终归宿,数以百万计的烛光集会示威者早已为她的命运做了安排:

入监

不错,许多人觉得拒不认罪的朴槿惠,即使栖身三成洞的"寒窑",仍不应是这场运动的句点,至少应该在法律上做出判决,如果朴槿惠锒铛入狱,那将是给烛光集会的盛大加冕。

韩国一些人还想到了彻底打倒朴槿惠的B计划--为烛光集会申报诺贝尔和平奖,这其实是试图在借西方的价值观给韩国的反朴运动盖一个鲜红的印章。可惜的是,据说2017年的和平奖报名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打算抢报2018年的名。

始于去年10月的反朴烛光集会,历时134天、共20次,累计市民参与数量达1600万人次。下台行动集会策划组组长金光日(音)在最后一次的集会上宣布:"‘大韩民国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在‘一年中三分之一的时间内’一同斗争。"

首尔的百万人反朴烛光集会

朴槿惠为什么引来这样简直不共戴天的仇恨?

《纽约时报》从一个局外人的立场分析说:

让很多韩国人对崔顺实一事感到愤怒的,不只是朴槿惠有这样一位秘密顾问,甚至不在于这位顾问有可能凭这种关系获利,而是想到自己的总统几十年来一直在被一个宗教骗子家庭控制。在他们看来,这是令人感到羞耻的倒退,仿佛回到了古代朝鲜国王和王后被行骗的和尚及占卜的萨满引上毁灭之路的情形。

都21世纪了,韩国人丢不起这个人!

示威者的怒火熊熊燃烧,离不开韩国社会早已蒸腾的不满情绪。韩国是一个社会竞争超级激烈的的社会,经合组织的报告说韩国人是世界上加班时间最长的人群。

我们为了找工作都开始整容了,上层却如此腐败、滥权,是可忍,孰不可忍?

" 天幸我没有生为韩国人。"今年情人节前后,日本前驻韩国大使武藤正敏在韩国人伤口上撒了一大把盐,他在该国《钻石》周刊上以此为题撰文道,他对没有生在韩国的土地上而是出生在日本感到幸福,因为韩式竞争令人恐怖:大学入学考试异常残酷,就业机会少,老年生活没有安全感,自杀率极高,"如果不是一名大学生,就很难找到老婆,为了找到好老婆,必须上一流大学,然后在韩国顶级公司找到职位"。

日本前驻韩国大使武藤正敏

武藤正敏认为,这种恐怖竞争导致了韩国人的绝望,以及针对对朴槿惠的愤怒。

公主

哥抽的不是烟,哥抽的是寂寞。

韩国一些学者认为,韩国人的烛光集会与其说反的是朴槿惠,不如说他们反的是韩国政商一体的财阀体制。

在亲信干政门案中,韩国九大财团掌门人被逼出席调查听证会,前所未有,三星掌门人李在镕更因行贿、作伪证等罪名被捕。韩剧里,帅气多金的会长公子浪漫、纯情,对灰姑娘的爱坚贞不渝,扛住误会、绝症等重重险阻最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现实显然并非如此。

韩国的财阀体制始于朴正熙,如果能在朴正熙的女儿头上结束,对很多人来说那将是一个无法更加完美的结局。事实上,朴槿惠尽管已经通过选举成为韩国总统,但她更真实的标签是"公主"。

2012大选期间,许多韩国选民都说他们会支持没结过婚、没孩子的朴槿惠,完全是因为她的父亲。首尔峨山政策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奉英植说,这反映了韩国国内一个普遍的观点:"她不是一个女人,她是朴正熙的女性化身"。

朴槿惠2013年就任韩国总统时曾意气风发。

但时代在变,亲身经历过朴正熙给韩国带来经济奇迹的人群在老去,随之而去的是他们对社会的控制力,新一代人在成长为韩国社会的主要力量,他们感受的是当前韩国社会的苦痛,他们的爱恨简单而直接。这次反朴集会中,主体也正是年轻人。

故国

"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许多人说,朴槿惠这段竞选名言等于将自己嫁给了国家。

或许反对者要问的是:她嫁给的是哪个韩国?

去年11月23日,名为"高明涉"的韩国媒体评论员撰文写道,对于朴槿惠来说,不仅青瓦台是自己的家园,整个国家都是自己的家产。在朴槿惠的幻想中,韩国是父亲朴正熙建立并发展起来的国家,是朴正熙的韩国。在朴槿惠的意识深处,今天的大韩民国是一个建立在父亲功勋上的国家,这个国家的现代史就是父亲的历史,而自己是承继父亲全部历史和遗产的人物,是父亲的"接班继承人"。

上面的问题或许只有朴槿惠自己能回答。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对父亲以及父亲建设的那个韩国的深情。

如今不少韩国媒体抨击朴正熙军政府的独裁,朴槿惠的感受呢?她在自传中写道:"在我的眼里,父亲是保卫国家的正义使者。穿着军装的父亲对年幼的我来说,比电视上任何一位明星都要帅气,也和其他穿西装上班的爸爸不同,所以相当引以为傲。每当看到母亲把用心擦得雪亮的军靴放在槿令或我的鞋子旁边时,就会有一种被军舰守护着的安全感。"

朴槿惠幼时一家五口的合影

1974年8月15日,朴正熙遇刺身亡,朴槿惠回忆道,"洗着沾有父亲血迹的衣服,那晚我流了一般人恐怕要哭上一年的泪水。当时我正在度过比死还要痛苦的岁月"。让她更无法原谅的是,他们姐弟离开青瓦台后,在政治圈内不断出现出卖父亲的言论,"我们三姐弟连父母亲的忌日也不敢举行任何公开仪式。结果整整六年时间,我们都没有公开举行过父亲的追悼仪式,只和弟弟妹妹在家里一起默默地祭拜他"。

她感慨道:"原来世上的人心一天就能改变,领导国家18年的总统,在他过世后受到政治评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这样的评价若是想要靠拢新政权而刻意去扭曲、造假、诽谤的话,恐怕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冤枉的事情了。"

这或许有助于理解韩国媒体的这则报道:

新历史教科书中,关于大韩民国建国时间和对李承晚、朴正熙的记述发生不小变化。此前韩国历史教科书中对李承晚和朴正熙大多是长期独裁和维新体制等负面描述,但新教材则尽可能回避负面说明,对朴槿惠总统的父亲朴正熙多加美化。新教科书将朴正熙发动政变上台称作"革命",并用8页内容详细描述朴正熙的"业绩"。

莎士比亚的剧本中,结尾经常是遍地尸体,这部韩国版的《公主复仇记》会是一个什么的结局?

可能

古龙的武侠小说中,某位剑客常幽幽地吐出这样一句高逼格的话: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其他更多的武侠小说里,充斥着这样的魔鬼情节:跳崖的人永远不会死,反而会遇到某位隐世高人,或得到绝世武功秘籍。

这两大定律可能也适合朴槿惠,至少,朴正熙死后她就曾被赶出青瓦台,而且,数年之后她戴着王冠踏浪归来。谁能保证她绝不会东山再起呢?

--即使锒铛入狱,也未必是政治绝路,监狱,永远不是地狱,肉体无法起死回生,政治生命却未必。

--在韩国的保守势力中,朴正熙的"教父"地位几乎不可撼动,更何况他的历史功过远没有盖棺论定,支持朴正熙路线的势力还大有人在,朴槿惠则恰好是那面最醒目的旗帜。

--朝鲜半岛如果发生巨大冲突,乃至战争,韩国监狱还能关得住像朴槿惠这样的政治人物吗?没有人怀疑保守势力在韩国军队中的控制力和影响。很明显的是国际政治现实是:特朗普当局在加大对朝鲜的施压,朝鲜在紧锣密鼓地提升核能力,韩国军方在磨刀霍霍。

韩国左翼媒体《韩民族日报》3月14日刊登漫画,讥讽朴槿惠的支持者在其下台后仍然选择支持她,此前有人抨击朴槿惠离开青瓦台时遗弃了担任总统时喂养的数只狗狗。

最后,2016年-2017年跨年韩剧"亲信干政门"无论在人物角色、情节转折,还是参演人数、收视率上,都碾压其他剧本。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