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工匠乔素凯:核燃料棒水下修复最强团队

提及核电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而又神秘的地方。

乔素凯,长治黎城人,我国第一代商用核电站核燃料操作师,我国唯一能对核电站破损核燃料组件进行水下修复的团队带头人。25年来,乔素凯核燃料操作保持零失误,他主持参与的项目获得了十九项国家发明专利。

五一期间,央视重磅推出新一季"大国工匠",介绍了五位各行业各领域的"匠心大匠",乔素凯便是其中之一。

8月8日,本报记者走进乔素凯的家乡黎城县南社村,走访了这位回家探亲的"大国工匠"乔素凯。

创造了连续46000步操作"零"失误

初秋的黎城微有丝丝凉意。

8月8日上午,记者坐在黎城县南社村乔素凯家门口的老树下,听着乔素凯用纯正的黎城家乡话和乡亲们聊着天。从衣着上乡亲们看不出他身上闪耀的光环,更少有人了解他所从事的是走在世界前沿的职业。乔素凯是我国第一代商用核电站核燃料操作师,是地地道道古黎大地的儿子,质朴、厚道、温润、坚韧……

" 我上技校前的生活都是在黎城度过的,印象最深是小时候吃饭时间,大家都坐在街门口的石头板凳上,一街两行,谁家的饭好吃,就给别家的孩子盛一些,一个村里的人像是一大家人。现在我虽然离开家乡几十年,父母也都不在了,但一有机会就要回来老家呆几天,看看父老乡亲,看看我小时候跑过的山头、趟过的小溪。"提及儿时的记忆,乔素凯津津乐道。

今年45岁的乔素凯,是中广核集团的核燃料操作师。他没有很高的文凭,主持并参与的项目却有19项获得国家专利;没有超人的天赋,却凭着一股钻劲深入细致地做好每一项工作,其所在团队共为国内20台核电机组完成了100多次核燃料装卸任务,创造了连续46000步操作"零"失误的纪录,实现了燃料操作"零"失误及换料设备"零"缺陷,堪称守护核安全的典范。

记者问及他成绩背后的秘诀时,乔素凯憨厚地笑笑:心怀敬畏、严谨细致,一百分的问题就算是九十九分也不能交卷,"工匠精神"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要能耐得住性子,静下心来做到最好,并懂得积累和传承。

传承了父亲刻苦钻研的品格

乔素凯出生在黎城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亲乔瑞廷是位军人,1974年乔瑞廷在天津陆军某师炮兵团搞武器革新试验时,不幸牺牲,当时乔素凯还不到两岁。

" 按年龄我应该对父亲没有印象,但至今仍有一个镜头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中:当时家里做了一个新柜子,父亲乐呵呵地把我抱起来放到柜子里,我仰起头来看他,一个高大威严的军人就在我的面前。后来和母亲谈及此事,母亲证实确有此事,但我已经不能分辨是想象还是记忆了。"乔素凯说道。这或许就是骨肉间一种痛切心扉的思念。

乔素凯对父亲更多的记忆就是母亲和家人的故事中了:父亲是一个特别勤快并乐于助人的人,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父亲在天津部队,每次回家探亲都是大包小包帮乡亲们从天津捎东西,每次回来都要到村里每家每户坐坐,聊聊家常,帮忙做点家务,谁家需要代买什么,父亲就拿小本子记下来。

乔素凯的父亲生前喜欢钻研琢磨,他就是在部队通讯营搞科研时候牺牲的,至今,"烈士军属"的牌子一直挂在乔素凯家大门口的墙上,这个牌子是他们全家的光荣,也是乔素凯毕生的骄傲:"上初中时,把父亲当时留下的军装穿在身上,觉得特别威风和自豪,心想以后一定要做个父亲一样的好'兵'。"乔素凯也从父亲身上传承了诚实厚道、助人为乐、刻苦钻研的优良品格。

乔素凯的母亲高春先是一位小学教师,也是一位坚韧的中国女性。丈夫牺牲时,她才28岁,本来已确定那年秋天全家要随军的,不想等来的却是噩耗……虽然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但高春先并没有向命运屈服。乔素凯说:"我随母亲去过很多乡村学校任教,不管到哪个学校她都是满腔热情、任劳任怨、不求功利,积极对待每一天的教学工作,她把一生都献给了热爱的教师生涯。"2015年春,69岁的高春先与癌症斗争了四年后,走完了她坎坷的一生。

毅然报名南下 成为多面手

乔素凯的姐姐乔素芬回忆说,乔素凯小时候就善于钻研和思考,上初二时,家里的收音机坏了,他把收音机全部拆开并重新组装后再用一根天线将其连在地下,为此整整忙好几天,既顾不上吃饭也顾不上睡觉。重新鼓捣好的收音机效果比原来的更好,音质更清晰。

乔素凯的刻苦钻研还表现在学校的课堂上。"乔素凯总是不满足于既定的结论,千方百计要找出事物之间的联系来。每次物理实验课,别的同学搞懂就满足了,而乔素凯却常常尝试着用别的方法得出同样的结果。为此,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乔素凯在后来的工作岗位上,主持参与的研究成果共取得十九项技术专利,这与他骨子里的刻苦钻研精神密不可分。"初中物理老师陈孝民说起乔素凯,满脸骄傲。

1989年,乔素凯初中毕业考上了临汾电力技校,在校的三年里,他不仅刻苦学习专业知识,还担任了学校学生会宣传部长,兼任山西电力报特约通讯员。毕业时,因为爱好写作,字也写得不错,在学校表现也比较突出,通过笔试和面试,乔素凯被安排到漳泽电厂刚刚筹建的实业公司财务部门。著名的广东大亚湾核电站来学校招技术工人,怀着对外面世界的无限憧憬,不顾家人反对,乔素凯毅然报名,通过培训和考试,如愿以偿被大亚湾核电站录用。

1992年7月下旬,乔素凯从临汾转道西安坐火车到了广州,又转车到了深圳,正式来到大亚湾核电站,在核电站维修处现场服务科工作。一开始他在起重班组上班,工作很辛苦,许多作业不是在露天场地就在密闭厂房里,无论是赤日炎炎的室外,还是密不透风的高噪音厂房,都必须一口气干完。在当时条件艰苦的情况下,乔素凯这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子"表现出惊人的耐心和毅力,仅汽轮机厂房吊车185吨主钩一个跟钩稳钩的动作,他就苦练了好几个月。

南方的汽机厂房温度特别高,往往是10分钟不到,人已经汗流浃背,像是水里捞出来的,而乔素凯却从没怕过苦。就这样,用了三年的时间,乔素凯在服务专业范围内学了很多基本技能,取得了叉车证、行车证、起重司索证等,当时大亚湾电站所有厂房里的吊车,乔素凯全部摸了个遍,也全部能熟练操作。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乔素凯通过长期接触起重作业和行车操作,领会到了在核电站要保证安全,就必须保守决策、关注细节、面面俱到,不能留下任何隐患,不但自己要做好,所有环节也必须考虑周全,才能保证最终的安全。

大亚湾核电站首批核燃料于1993年7月进场后,乔素凯开始从事核燃料操作工作。他从核燃料最基本的岗位干起,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1999年,乔素凯考取了华南理工大学热能工程专业,四年间,他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先后担任换料主管、换料顾问。

水下修复核燃料棒 全国独一份

乔素凯介绍,他的岗位是一个有如大海般的蔚蓝水池,美丽的水面下,就是令人闻之色变的核燃料。每隔一段时间,核电站要进行一次大修,这是核电站最重要的时间,部分核燃料要被置换,同时要对破损的核燃料组件进行修复。

" 修复一根破损的核燃料棒是最难的,风险最大的,还有生命危险。目前,在全国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只有我所带领的团队。"

" 运行过的燃料棒里边的气压非常大。一旦破损整个放射性气体就会迅速扩散到这个厂房里边,所以我们为了防止整个厂房不受放射性沾污影响,把全部通风都停了,要戴面罩不能说话。"由于核燃料棒有很强的放射性,因此必须放置在含有硼酸的水池中来屏蔽辐射,这也就意味着修复的工作要在水下完成。修复的第一步就需要打开组件的管座,这个过程需要在水下拆除螺钉。不同于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拧螺钉,乔素凯需要用一根4米的长杆,伸到水下3米进行操作,这是一个对精度有严格要求的动作,"高度差1毫米,这个螺钉就拧不进去。我们的长杆有四米长,扭矩传到水下,完全靠人的经验和手感。稍有不慎螺钉就损坏了。"

看似简单的拧螺钉却是核燃料修复的关键点,整个修复过程中,像这样的关键点操作都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乔素凯说,"有400多道工序,其中有200多道工序是关键点操作,是不可逆转的。一旦这个关键点失败了就代表整个燃料组件修复工作失败了。"失败了,这个燃料组件无法入堆运行,经济损失非常大。

" 最关键的就是(破损)燃料棒的取出,稍有不慎,就会损坏,裂变气体就会释放,就有生命危险。我们核燃料的工作必须要谨慎,所有操作仅靠手势指挥。"乔素凯说。

" 现在我们的核电机组越来越多,我是和我们国家的核电一起成长的,我特别骄傲。没有家乡小城的人文滋养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取得的这些成就,与家乡的水土是分不开的,我爱我的家乡,我爱我的黎城!"乔素凯说。

本报记者 张文举 通讯员 王建敏 郑海玲

查看原文
责任编辑:王吉 (FJ015)
0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